木户杏仁子

\长州/\长州/\长州/♪

下午去北京的阴阳师主题kfc朝圣(??)
每一面墙上都是超大的立绘啊…帅到窒息
以及那两个立牌被各种玩坏,看到有人把他们两个按到一起kiss了啊233333
p4是和基友集体袭胸请不要在意…!
tag是私心啦(。)

我灵魂p图手重出江湖了…
p2是辫子帮我画的版本!XD

求灵感求点梗咯♪

把之前的一些黑历史清了一下,接下来应该会正经产粮了ww
想问问幕r圈的小可爱们有没什么想看的cp或梗,不嫌弃我更文慢的话在评论说一下我来写呀 毕竟这里杂食什么都产(←其实圈这么冷不一定会有人来吧…但还是暗搓搓期待一下
之前帮朋友写的土冲合集还没写完,如果有什么适合他们的梗提供给我就更好了♡
打个tag希望有人理理我x

这真是太幸福了^q^

今天收到了设定集,突然找回梦想.jpg。
因为觉得很有趣就拍了一下每个人的过去经历部分…umm官方发得一手好糖!
帅到我的是井伊的介绍词是“天有君地有我再无他人”…果然是全心全意爱着将军的男人(。联系到那个叫“吾行之道比黑还暗”的skit又是一把刀。井伊大老我要爱上你了。
长州组的回忆线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梗XD两个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非一般人呢(bushi
然后和基友吐槽了一下“土方的音乐是从给总司采药开始觉醒的”这里,天呐这个男友力(。)
最后@宋大人有性生活刁庄主没有性生活我怀疑他甚至还是个处 其实双儿我是来给你分享梗的x
桂我的,剩下你们…不行,剩下也是我的!

今天群里大家突然开始给大师的原画加滤镜…然后我就控记不住我记己开始搞偶像剧哈哈哈哈哈哈
续集《你的衣服》(bushi

[幕末rock/土冲]黑曜蝶

*看到黑曜蝶的歌词翻译之后写的…
*时间设定是两个人脱离新选组之前,大概算双向暗恋?
*有少量晋桂和微量主仆,注意避雷。
*ooc,ooc,ooc,我可能写了假文
【1】
这件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久到新选组副长土方还是个少年,而江户第一爱护冲田只是个孩子的时候。

自从被近藤大人收养,虽然很感激,可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喔。年幼的总司坐在庭院的台阶上想着。
和那些比自己年长的队士比起来,不管怎样练习,总是被觉得“太小了,果然还是不成熟啊。”我真的是像近藤大人所说的那样优秀的吗?
明明优秀的是那个土方岁三才对…既认真又严苛,近藤大人也很喜欢他。可是这样的土方意外地是个很温和的人呢,会和近藤一起带自己去街上巡查,也时常用自己的零用钱买吃的东西给他。正是因为这样,总司一直把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土方称为“土方先生”。
其实自己搞不好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再长大一点以后,如果能像土方先生一样成为优秀的新选组队士,就可以做非常好的朋友了吧?
总司想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注意到自己,把目光移到院子一角的花丛上。
…蝴蝶!黑色的,翅膀带着斑纹的漂亮的大蝴蝶。
尚且还是个孩子的总司跳了起来,跑过去用手抓那只蝴蝶,可惜身高不够,扑了几次都没有抓到。
哎呀,跑掉了…
晚饭的时候,因为看到土方一言不发的吃着饭,总司决定找点话和他说。自从来了这里,自己好像变得开朗多了呢。
“呐,土方先生?我今天在院子里看到了非常漂亮的黑色蝴蝶,很大的一只哟。”
“嗯,然后呢?”土方转过头看着他,“你有去抓它吗?”
“有,不过没抓到…本来想送给近藤大人的…”
“最好不要抓它。”
“?”
“仅仅因为这样的理由就死掉,太可怜了。我已经不会再让别人滥杀无辜了,毕竟我曾经做过过分的事情啊。”一本正经的回答。
近藤笑了起来。“岁三和总司都是好孩子啊。不过想一想的话,蝴蝶说不定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呢。比如和他完全不同的,一只白色的蝴蝶?”
“…这,这样的话,我不会再抓他们了!”
“哈哈哈哈,说到这个,我和岁三也会保护好总司哦。”

【2】
十几年后。
总司成为了新选组最受欢迎的头号艺人,和他的土方先生一起,在全国各地演奏天歌,每天应对着聒噪的粉丝和五花八门的活动。而近藤退出了演艺圈,在幕后支持着新选组。
现在的我,终于足够优秀了,我要和土方先生并肩作战,他也不用总是保护我了。总司很满意。
像搭档一样,像挚友一样,像恋人一样——等等,打住。
在江户风生水起的第一爱护冲田总司悄悄地喜欢着他的前辈兼同事土方岁三。这件事,可是连近藤都不知道的秘密啊。
最近在四处演出幕府所严令禁止的摇滚的那一伙人,啊啊,是叫坂本对吧,不管了,叫他鸡冠头君好了。有传言说鸡冠头君身边的两个人是恋人来着,什么嘛,要这么说的话我和土方先生岂不是看起来也很像恋人吗?
我们可是像黑曜蝶和纹白蝶一样,完全不同却又相互扶持的两个人呐,土方先生。

【3】
深夜。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关心一下对方总是好的——这样想着总司推开了房门。
“土方先生…该睡觉了喔?现在已经很晚了诶。工作什么的,明天再做也可以吧,我也真的很困。”
土方抬起头,神色稍微有些倦怠:“我正在写新歌的歌词啊。今天去问了近藤大人,井伊说要我们两个唱一唱迷幻系的歌,尽量把粉丝从坂本他们那里吸过来。”
总司:“井伊大人的策略,越来越搞不懂啦。鸡冠头君的粉丝们根本不像是听这种歌的吧?”
土方:“就是说啊。与其说吸粉,不如说是因为将军大人的请求吧。真是幼稚啊。”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井伊的年少的将军大人。什么幕府的未来,他眼中只有德川庆喜一个人的未来吧。还真是可悲的爱。
“呐说回来,迷幻系吗?那我看一下好啦?”
总司坐在旁边的地板上,看着手上拿过的谱子,歌名叫做黑曜蝶。

「来吧来吧,来这花园,来这能实现愿望的最后乐土♪」
「虽然尝到甜头后可能会迷失,那都无所谓♪」
「展开双翼,黑曜蝶啊,魅惑之物♪」
「犹豫不决的,被捕猎之物♪」
「诱惑,颔首,徘徊,交融,黑曜蝶啊,仰天而飞♪」
「若只有啜饮花蜜的能力,那就乖乖发出点声响吧?你就是那纹白蝶,甚至连已被我捕获都意识不到啊♪」

本来想要给出评价的,总司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怎么看,都感觉哪里有些像情诗吧。既晦涩又露骨的,既黑暗又美好的,既悲伤又温柔的情诗。
…这是…写给我们两个的…情歌?
果然他也没有忘记黑曜蝶和纹白蝶的事情吗。
这是不是说明,土方先生你也有那么一点点在意我啊。我要怎么开口呢,我一直一直都以为这是将要无疾而终的我一个人的单相思啊,你这么正经的人,不会接受我这个同性的后辈的爱吧。
但是好激动啊,心怦怦跳着的想要撒娇的那种激动。

“怎么了总司,有哪里不合适吗?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未免也,太迷幻了…”
“……?”
“像是‘焦躁难耐的反抗之物,动摇,迷惑,淫乱,蹂躏’这样的句子…观众会忍不住想多的吧——?会以为我们是那样的关系?”
土方皱了皱眉,忽然笑了起来:“这样的话,观众的思想也太夸张了吧…!!还有总司你什么时候学会这种奇怪的东西了。”
灯光略微有些昏暗,夏日晚间带着凉意和昨夜雨水的味道的风,悄无声息地从庭院溜进走廊又钻到了屋子里,然后轻轻地拨弄着两人的发丝。
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下还一脸严肃地探讨这样的歌词,谁都做不到吧——!

我一直都在想些奇怪的东西啊,我不想仅仅做土方先生的弟弟或者是保护对象一样的人,我想做恋人,恋人哟,为了和你并肩而努力地练习了这么多年,现在我足够优秀了吗?总司想。

果然被看出来了吗,总司这样单纯善良的人大概不可能也对我有那样的想法吧,我答应近藤大人要保护他啊,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过分了,我这样简直是在亵渎他啊。土方想。

一瞬间的安静。
“土方先生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啦!小透明君也好,将军大人也好,都不会被眼镜君或是井伊这样说啊,而且我也有二十岁了——”
“…不好意思…最近,经常有种总司还是小孩子的错觉。”

我不是小孩子了,不是不是不是…!呐,我现在已经从幼虫成长为了漂亮的纹白蝶了,可不可以不再保护我,而是和我相恋呢,黑曜蝶先生!
总司内心响起了失落而疯狂的声音,他努力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哈哈哈突然认真起来了呢土方先生?我没有生气哦——”
“总之,你说得也有道理…如果不愿意唱的话,我重新写一首好了。”

重新写就重新写好了,写一首没有任何问题的普通的歌,土方认命地想道。如果能保持搭档的关系这样下去,让我能陪着总司也就没问题了。除了敬重着的近藤大人以为,我们只有彼此啊。
反正你是逃不掉了,纹白蝶哟。等等,在想什么啊。

空气忽然像凝固了一样变得十分尴尬,各怀心事的两个人沉默不语。

【4】(总司疯狂告白预警.我要努力甜回来x

总司艰难地开口了。
“不,我会唱的。”
“诶?不会很困扰吗。”
“我要唱啊,和土方先生你一起去唱。”
“那真是辛苦你了总司——”

被这种近乎礼貌性的话语刺激到,总司感到内心的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了。
“那个,土方先生啊,等一下!”
“我有话要对你说。”
“这首歌,我真的很喜欢,超级感动喔。黑曜蝶的事情,你也没有忘记真是太好了——”
“所以啊,为了土方先生,我一定一定要唱这首歌。如果你会因为我我感到开心的话,就是让我马上拿着刀去与敌人搏斗,马上回到从前被压在倒塌的房子里,马上得重病死掉——我,我通通都不怕。”
“因为我的生命,是在你和近藤大人的手下才保留下来的啊。近藤大人是父亲一样慈和的人,那和我一起长大的土方先生,你又是我的什么人呐。你是黑曜蝶啊。”
“记得吗?黑曜蝶和纹白蝶。你是黑曜蝶,我是纹白蝶,就算你只是想要保护我,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做更重要的存在的。”
“所以说,土方先生你,太过分了呢——”
啊啊,不行了,不可以流眼泪啊。

“…总司!”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土方,手足无措地站起来弯下腰抱住了总司。
“…噗。我太失礼了吧?如果会造成困扰的话,土方先生现在赶我出去…也可以的…”
“一点都不困扰!!”突然吼出来这句话,连土方自己都觉得十分吃惊。
“…总司。我也喜欢你。虽然讲出来有点不敢相信,但是是恋人意义上的。…你不要生气,我土方岁三,会认真地对待恋情的。”
这场坦白来得太突然,两个人谁都没有准备好。
威严而果敢的新选组鬼之副长,面对着突然向自己告白的年轻的意中人,心里现在温暖得要化掉了。
总司眨了眨泛红的眼睛,然后笑了起来。
“那,我可以亲土方先生一下吗。”
“好。”
灯熄灭了,寂静无声的黑夜里,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哎呀。过了这么多年后,纹白蝶还是被黑曜蝶捕获了,这可怎么办啊,幸运过分了吧。

【5】
新歌在下一次演出的时候顺利地表演了。在台下的观众看来,这只是一首用来获得粉丝们更多好感的,唱给他们这些人的“情歌”而已。
其实嘛,明明是这两个之前这么久一直在害羞的人唱给对方的歌啊。

「这是现实,还是虚幻,黑曜蝶啊,翩翩起舞♪」
「来吧,吸入再呼出,会变得更美妙吧♪」
「招手引诱,这里就是极乐之地,让我将你从枷锁中解脱♪」
「所有的痛楚,消散的辛酸,这里才是天国啊♪」
「尽情放纵,黑曜蝶啊,耀眼之物♪」

歌曲结束,掌声雷动。鞠躬谢幕的时候,土方握住了总司的手。

【6】其他人来强行出场的番外x
其实这场表演,有三个不是新选组粉丝的人以打探敌情的目的混进来看了。
“小总和土三的水平好像越来越高超了诶,咱也要好好加油用rock的热情把他们比下去啊!”
“真热血啊龙马君…说起来,好像比以往的天歌要更有感情呢,对吧晋作?”
晋作突然认真了起来,“哼,就算他们勉强还可以吧。不过桂先生,我说啊。”
“诶?”
“蝴蝶这样子的句子,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写给你的。”
“…晋作直接像以前那样送蝴蝶花给我也可以的哟——”

长州扛把子高杉晋作,小时候曾经对附近桂家的女儿一见钟情了,从各种地方找来了各种各样他认为好看的花花草草,连带着从大孩子们那里抄来的情书偷偷放到她家门前。后来当他终于鼓起勇气当面表白时,对方吓了一跳,红着脸解释说自己是个男孩子。
这个靠清秀的长相骗走了晋作的初恋的男孩子,就是日后成为另一个长州扛把子的桂小五郎。
至于他们怎么一起在吉田门下学习音乐,怎么真的成为恋人,怎么一起离开长州到了京都,那就是另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

“辛迪你以前到底送给过先生多少奇怪的东西啊!直接和先生说你喜欢他其实就好了嘛?”
坂本·目前还是单身·每天被发狗粮·并不知道怎么谈恋爱·我爱摇滚·我和摇滚私定终身·龙马觉得今天也很心累。


天守阁内。
“将军大人觉得这次新选组的新歌怎么样?因为您之前说觉得无聊,在下已经让他们换了新的风格。”井伊微微颔首。他明白庆喜其实对当将军没有兴趣,所以为了逗他开心,仿佛整个天下的所有东西都可以送给庆喜当玩具一样。
白衣的少年将军灿烂地笑了起来,“诶,直弼真的这么用心啊~!我很喜欢哟!”

啊啊啊啊啊庆喜大人真是太可爱了为了让他高兴我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啊啊啊今天想要吃什么点心我马上就派人去买!!!
这是井伊的内心。
“将军大人喜欢就好,让新选组继续加倍练习的通告已经发下去了,天歌泰平必将实现。”
这是井伊面无表情地说出来的话。
…将军也很喜欢你啊,稍微坦诚一点嘛?


[End.]

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想这么ooc呀…。
其实我是主推晋桂来着,有人愿意和我一起玩吗,来扩列呀。

最后@独孤作死  @出了酒吞5天学完高中必修一来来来 
给这两个人比小心心。